如果您喜欢我们:
请务必截图当前页面
避免翻车截图保存收藏地址:https://chaojiying.fun   
热门标签: 抖音 网爆门 潜规则 拳交 萝莉 少女  强奸 主播 迪卡侬 萌白酱 明星户外 动漫 自慰 迷奸 搭讪 人妻 勾引 喷水 巨乳 乱伦 女同 无码 三级 街头 野外 扮演 放荡 明星 暴力 束缚 模特 残酷 沙发 派对 海滩 游戏 演员 玩具 疯狂 痛苦 穿刺 绿帽 艳舞 高潮 黑丝 紧身 后入 约炮 无套

资源名称:小姨娘

小姨娘
随手打开红色「法拉利」跑车的车门,踏足于这处静悄无人的公路旁边,一股无法遏止的兴奋占据着我的心头。


  这架红色名贵房车并非由我所拥有,我只是一个读书读不好的半吊子,仍然为考上大学可怜地挣扎,配戴一副四百度近视镜的重读生。这架名车的主人,现正待在车的后座处。


  「出来吧,小宠物。」


  我从后座一拉狗带,一具一丝不挂的诱人女体,四脚爬爬地从真皮***爬出这空广的车外,落到了水泥的道路之上。


  对不起,与其说她是一丝不挂,倒不如说她全身被漆上了一层白色底,黑色斑点的水彩。从她的一张面庞开始,直至她的粉颈、胴体、四肢以及阴肉周围亦涂抹了一层闪闪发亮,油溶性质的黑白颜料,当她四肢着地的时候,从远处看见时真的足够以假乱真,把她当成真狗看待。


  我足足花了一个小时来为她涂上水彩,除了故意漏涂她的奶头和大阴唇外,就连她的每只手指和脚指,以至她的会阴和肛门,我都细心地漆上去。当然,她身体的每寸肌肤我也顺便玩味过了。


  一个红色的大型狗圈正套在她的脖子之上,连着狗带的环扣更系有一个银光闪闪的精致狗牌,在她的身后更有一枝黑色修长的玩具尾巴,深深地插入她的肛门之内,随着她的爬行动作而不断摆动轻跳。


  这只母狗是跟我一起同居,一起生活的女人,但她可不是我的女友或老婆,而是我妈妈的亲妹妹,跟我有着血缘关系的姨母,我妈妈从小就叫她小雅。


  一年前,为了要升读大学,我从花莲搬来台北,当时我父母把我交托给住在台北市郊的小雅姨照顾,但谁都没法想到我们竟会演变成现在这种关系。


  小雅姨比我妈年轻十二年,她从小已生得很标致,而且更是家中最聪明,最懂讨人欢心的一员,再加上她是家中的幺女,故此深受父母兄姐的呵护,也因此她的自信和自尊都比别人强很多。她大学毕业以后就进入大企业工作,经过十年的努力,现已成为管理三十多人的高级经理,当中还包括了拥有博士学位的专业人才。


  杏仁般的脸蛋,圆圆的眼睛,高高的鼻子,还有那点点迷人的朱唇,配搭出端庄贤淑而且和蔼高贵的五官样貌,这正是一张标准的美人脸子。


  她是一位美貌才能兼备的成功女性。


  不知是什么原因,每当我见到她现在这副下贱的样子,我就会无名火起,毫不客气地把手中的狗带用力一扯,小雅姨立即被拉得往前扑倒。


  「我没有时间跟你磨,做狗就要有个狗样,爬也要爬快一点。」说毕,我一脚轻踢在她肉质结实的屁股蛋上,惹起圆浑的大臀肉一阵精采的颤动。


  小雅姨没有因为我的粗暴而有所怯懦,她抬起头静静地望进我眼睛内,沉默地爬起身,跟在我的脚边开始爬行。


  我们在这段僻静的小路上散步,四周只有夏夜的蝉鸣。在月光的照拂下,小雅姨那无可匹敌的完美胴体散发出极厉害的魅力。比起她的美貌,她的身体才更吸引。


  小雅姨跟我妈妈一样,属于大胸部的女性,但却没有我妈般中年发福。虽已年届三十之龄,但因为经常健身而保持着流线型的女性曲线,那一条双手能握的小蜂腰,与及那对美丽修长的两腿,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


  十多年前,她仍留着一头如云秀发,身穿亮丽的深蓝色短裙校服,在饭前黄昏之中,坐在我身旁教我小学生功课时的美态,早已深深刻入我的脑海之内。从那时候开始,我已被这位小姨姨包裹在衣衫下的巨乳和雪白的长腿而着迷。当时我就想,长大以后一定要找个像她一样这么美丽的长腿女孩作妻子。


  连我自己亦不敢相信,我居然有机会跟小雅姨单独居住,当我来到小雅姨的居所时,我几乎每晚都发着绮梦,梦中与隔壁的这位大美人覆雨翻云。她可是我从小以来的目标,更是敬仰于心深处的美女,她现在真的属于我了。


  世事往往就是这么讽刺,拥有接近完美的条件,却反而令男士们敬而远之。


  也很难怪,太强的女人不是每个男人都可以接受。小雅姨终究也只是一个女人,三十岁也没有男友,她的芳心已不能用『寂寞』来形容,而应该用『恐惧』来比喻。


  没想到这么坚强的面具之下,她原来这么脆弱。在端庄的粉饰之下,她已经腐烂至这么淫荡和变态。


  从路旁的一棵大树上折下一条树枝,我狠狠地向那圆大的股肉上挥打。小雅姨吃痛后惊呼一声,但却没有回避,反而那支肛门中的尾巴,随着她的盈臀摆动而左右摇晃,似是希望多被痛打的样子。


  我的小雅姨不应该是这副德性的!


  「贱格!」


  树枝重重鞭到她的女阴之上,这母狗忽地栽倒地上。我一拉狗带,这母狗又再次爬起来继续前行。


  我们同居后不久,她在家中的衣着开始随便,我虽然只有十九岁,可不是纯情至看不出情况。为了解决寂寞也好,为了渲泄中心的抑郁和不满也好,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我最终都占有了她的身体,与及灵魂。


  或许是因为为世不容的关系,她不断地以古灵精怪的性爱来麻醉自己。最后甚至想被严重的性虐待,而最终她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变成一条被男人拿来取乐的美丽牝犬。


  是的,她不是小雅姨,她只是一条母狗,世上最下贱的母狗。


  微风轻轻在我们身旁吹过,但却吹不灭我们的欲火。一辆汽车从前方向我们驶近,车头的镜光更投射在我们的身上。母狗终于生出一点恐惧,爬行的速度缓缓降低。


  「别挣扎了,反而会让人注意的。」


  我亦装作若无其事般牵着她继续前行,她没有再挣扎,但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颤抖。当汽车驶至我们面前时,我感到非常之刺激和兴奋,把一个女人公然一丝不挂地牵在公路旁散步,还大大方方地让路过的司机看个饱,真是很有趣的一回事。


  「抬起你的狗头!」


  拉了拉那条狗带,这母狗缓缓抬起了脸,让陌生的车子灯光照到她的样子。


  在旁的我看着她因爬行而摇动不断的豪乳,那两颗鲜红的乳头已经胀起来。明显地,羞辱和暴露已唤起她潜藏的淫贱本性。


  车中的司机并没有发现她是一条人形犬,以平稳的速度跟我们擦身而过后,竟开着车子绝尘而去。


  正笨蛋,这么出色的大美女,脱得精光地在路边爬来爬去,你居然看也不看就开车走了,不是暴殄天物是什么?


  汽车逐渐远去,我笑着蹲下身来,在母狗的身旁捏着她那把丰满得不得了的豪乳,另一只手则像摸小狗般爱抚着她的头顶。她的乳房虽然已失去了少女时代的坚挺,可是仍不至于下垂松弛,按在手中就似一团柔软的面粉团。乳尖上的奶头已经发硬,在我的掌中更倍增爱抚的触感。


  我把手指伸入她成熟的性器内腔,熟练地一勾指头,顶到了她微硬的G点上,我在她的耳边轻吹一口气,小声地道:


  「没想到自少就是乖乖女的小雅姨姨,实则竟是条淫荡的母狗,真想让公公婆婆,舅父和老妈欣赏一下你现在这副狗样,嘿嘿嘿……说不定他们也想操操你这母狗呢。」随着我的嘲笑和指头的勾弄,母狗面上闪动着感情丰富的表情,似是羞愧、似是痛苦、但更似是享受。从她的眼角中慢慢泛起一点泪光,可是她的嘴角更流出痛快的唾液。


  「衰狗,吠几声来听听。」


  母狗已不顾什么仪态,向着大马路的尽头处高声叫嚣:


  「汪汪!汪汪!!汪汪汪!!」


  「哈哈哈……狗就是狗,你就尽情去放荡,尽情地吠吧。」「汪汪汪!!汪汪!!呜?!」伸入母狗体内的手指突然感到一阵压迫力,她的胴体也出现轻微的紧绷,这是她高潮来临的先兆。


  当她快要发泄时,我把手指从她的肉壶内抽出来,还拉着一条银色发亮,淫靡无伦的液体。在高潮边沿被强制停止,成熟的身体难以抗拒这种可悲的酷刑,母狗竟主动地把她的脸贴到我心胸,乞求我让她得到泄身的机会。


  看到她闪亮亮的妙目,我突然生出一点心软,可是一瞬间我又硬起了心肠。


  「你只是狗嘛,高潮不高潮可由不得你啊。嘿嘿嘿嘿…」我一边嘲笑着她,更把手指上的爱液物归原主,涂回她的脸颊上。


  快到手的高潮虽然被夺回去,但她的下体仍然流水不断,被羞辱、被戏弄、被轻蔑的感觉,最适合用来调教这种贱狗。


  十分钟,在这漫长的十分钟里,被燃起欲火的成熟肉体仍承受住了想要又要不到的苦楚。母狗三番四次用那白色黑斑的身体来磨擦我的腿边,希望能向我讨好一下。


  其实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我感到她是实正地属于我的,是我专用的性宠物。而且我也相信她亦喜欢这种子,因为她已真正地属于某个人,受控于某个人,被疼于某个人。


  「嘿嘿……想要拉拉了吗?」


  母狗的眼内已再找不到女性的矜持,只剩下野兽般的狂喜,她已完全投入这个超乎想象的淫欲世界内。我从她的肛门中拔出了假尾巴,把尾巴的珠子插头让她自己咬着,拉着狗带来到马路边。


  我这智能与美貌并重的小雅姨当然明白我的坏主意,她就像条野狗一般,一丝不挂地蹲在大马路旁边,面向着马路拉起粪来。看到这一幕,我竟然勃起了。


  从她的肛门突然处传来一声怪响,她居然放了一个臭屁。


  「哇,好臭!正衰狗!」


  我用鞋底轻轻踩了一下她的粉背,在她的背后留下一个黑色污秽的鞋印,她因这份强烈的羞辱而难过得低吟。在接受着我的凌辱下,她那鲜红的肛门口慢慢地增长突出,从花心中吐一团啡色的物体,这团污物缓缓地伸出来跌到地上。


  虽然是夜晚深宵,但夏天的天气仍带点燥热,这条母狗可能因为过于紧张,故此拉得非常之慢,大便的异味亦逐渐浓郁。


  当她仍在享受拉粪的快感时,另一辆汽车又从远处向我们驶过来,从她侧面我看到她眼中充斥了复杂无比的变化。我笑着一摸她的头顶,用手指划了一圈,她才稍稍安心地背转了身体,变成背对马路地拉粪。


  汽车的光灯打在我这头美丽的宠物身上,清楚照出肛门中仍有半截粪吊在空气之中。她的眼睛紧紧合上,两条细眉更皱成八字,支撑身体的手脚不断颤抖,呼吸声沉重得连我也听得到。


  汽车在我们身后不足十尺经过,还带起了一阵阴凉的劲风,母狗就似中风一般,在车子经过时仰首发出畅美的微哼,终放屙出了堵在体内的污物,肛口还敏感地快速收缩和放松。


  直至汽车驶过去,她亦终于力尽,手脚无力地发软跪在路旁,不停喘气的面上却出现一脸回味的贱相。


  「嘿嘿嘿……真是有够贱的,擦干净屁股吧。」我轻拉狗带,母狗咬着尾巴的嘴上突然笑了,非常驯服地跟在我的脚后跟,爬到一株大榕树前,把屁股对上去,在粗糙的树皮上下磨擦……在一个平静而隐蔽的长椅上,我静静地坐在椅上享受着,在我身前这头成熟而又美丽的美女犬正勤奋地为我口交。她的小舌头不断舔食我的阳具,还简洁地发出淫秽的吸吮和呻吟声,十足一头饥不择食的野狗正在狼吞虎咽一般。


  她已经非常亢奋。


  从刚才开始,她因被我玩弄而发情,但又被我强行不准她泄身,而现在更为我雄壮的阳具口交,像她这种成年妇女又岂能忍受。


  她的手指偷偷地伸到两腿之间,开始自我抚摸起来。我冷哼一声,轻踢了她的大屁股一下,她以敬畏的眼光望向我,才把手放回地上。


  狗,是要严厉地管教的,尤其是这种淫贱的母狗。


  我的视线慢慢集中到她的手腕,心中忽然流过一种心痛。她手上有道疤痕,是她数年前被一个男人甩掉时,因看不开而留下的。听老妈说,那个男人因为受不了她的傲气而放弃她。不仅如此,他还恋上了另一个男人,结果气得她死去活来。


  心高气傲的她一时急怒攻心而干了傻事,虽然及时发觉被救回一命,可她实在伤得太深,故自此以后她越来越孤僻,也越来越寂寞,直至我搬来跟她同住。


  在她为我口交的过程中,我的手提电话突然响起,我拿出电话一看显示屏,脑内兴奋得感到一点麻痹。


  「喂喂,老妈吗?」


  母狗全身僵硬,连口交也慌得停了下来,她怎都没想到此时来电的竟会是她的亲姐姐,我的妈妈。


  我心中暗笑着,可是面孔却满不高兴,用鞋尖挑了一下她的下阴,她微微一窒,再度开始停顿了的口舌服务。作为一条狗,她还没有羞耻的资格。


  「怎么了?嗯…嗯……我不在家里……亚姨在哪里……她不在家吗?」一边谈电话,我仍一边欣赏小雅姨那羞得现出泪光,阳根撑起面皮的窘态。但讲真,她真的生得很漂亮,尤其是被我欺侮时,她的神态就更为动人。


  我稍为加大了力度,用鞋尖不断地磨弄她的阴户,她原本羞涩的表情因异常的快感而开始变化,变得非常妖艳淫荡。


  「嗯…她…噢,她好象约了朋友吃宵夜,男人还是女人?我怎么知道……」当然是男人,而且现在还吃得津津有味呢!


  恐怕我妈妈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当我和她通电话时,她那位乖妹妹正为她的儿子含阳具吧。想到此处,我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捏了一把母狗那圆鼓鼓的豪乳,这么柔软质感的乳房实在是摸多少次都不会厌。


  「好啦,好啦……放心吧,我会『看好』亚姨的,什么?知道了,我会听她的话啦。嗯……再见。」我按下电话制,不禁望着母狗淫笑。


  「现在不知是谁要听谁的话呢?嘿嘿……好了,要出了,唔……」长叹一声,我把所有的精华都射进她的嘴里。


  不愧是我训练有素的淫虐用女犬,当我发泄过后,她也很乖巧地为我吸去残留阳具之内的精液。这种事后服务,其实比起发泄当时更具满足感。


  「乖,躺下。」


  这是平日训练她的犬艺,她快速地躺在这片泥地上,两手虚放,大腿张开,小腿屈曲,没有涂上水彩的乳头和贝肉犹其显眼。她那张油了水彩的白脸,正高兴地笑着,而且笑得很真,很快乐的样子,她还不忘伸出了舌头来逗我高兴。


  我分开脚站到她面前,摸上了宝贝,用力一谷把尿液射往她的面上和口里,她合起了眼睛,开始品尝我射进口内的赏赐。


  「嗯……嗯……」


  回到法拉利内,我打开了上盖,让母狗坐在我的大腿上,我再度勃起的阳根已深深进入了她的身体,从后方奸淫着她。


  侵犯着自己的姨妈,这个从小看着我长大的美丽女子,收藏心底的尊贵女神,我感到了不枉此生的快乐。


  「母狗,主人每插你一下,你就吠一声。开始!」「汪、汪、汪!!」我一手握着她的小腰肢,一手摸上她抛动的大乳房,感受着小姨姨的体内温暖。她蹲在车椅子上,一只手正捉紧驾驶盘维持平衡,另一只手禁不住而搓揉自己的乳房。


  我用力往她的深处推,而她也努力地配合着我。由于刚才久久没得到高潮,现在的她放浪地吠叫和摆腰,什么矜持都没有了,什么理智都失去了,只有拼尽全力地与我伦乱,她脑里大概只想到一件事。


  高潮。


  「汪、汪、汪!!汪、汪、汪!!」


  「好舒服,小母狗!你的肉洞棒透了!来,继续叫!」每当我插她一次,她就尽情地吠叫一声,而她每吠叫一声,我就感到她的阴道收缩得更为强烈,也刺激我再次用力地插她。她学着狗的叫声不停地吠出来,狗吠声更传遍附近的每个角落。


  「小雅姨!我要……嗯……」


  「啊?!!」


  我们连合的身体同时一震,一起达到了最高的仙境,而我这外甥的精液更直接送入她这姨母的子宫深处。


  迷糊之间,从汽车的倒后镜里,我好象见到小雅姨面上一个诡异的笑容。


  咯咯咯……


  一阵敲门声打碎了我的甜梦,老不愿意地我拖着身躯去应门。门一打开,我原是昏沉的睡意已经消失无踪。


  「日上三竿了,还不吃早餐吗。」


  门外正站着一位无可比拟的大美女。


  小雅姨束起了头发,一根一根柔软的乌丝发荫垂在额前和耳边。她脸上化了一个淡淡的妆,浅蓝的眼影和粉红的唇色,虽然是淡了一点,但配衬出来的效果却出奇地清丽脱俗。


  她的小耳珠还有一对吊了钻石的耳环,与及扣在粉颈的黑色缎带链子,使她的气质更为高贵而耀眼。


  神采飞扬的眼神,如沐春风的朝气,无论怎么看,都只像个二十岁左右的美丽女性,根本不能从她的外表看出她的实际年龄。


  她身上穿着齐整的上班服,白色底衬暗红色的外套,鼓胀的胸上扣了一个蓝宝石扣针,下裆是一条短身的黑色裙子,露出了一双白洁迷人的长腿。每次看到这对长腿,我都会感到一点点的晕浪。


  「我面上有什么吗?」发现我无礼的眼光,小雅姨亲切但胡疑地问我,她清晰的瞳孔圣洁得使我心生惭愧。


  「噢,不,没有……」


  「嘻嘻……那就别发呆了,早餐快冻啦,姨姨还要上班的呀。」小雅姨微笑着,面上现出两个可爱得让人发疯的酒窝,留下发呆的我自己去吃早餐。她是我见过最美丽,最温柔的女人。


  我走进洗手间梳洗,但心里似仍回味着刚才小雅姨那迷人的风采,与及昨夜古灵精怪的绮梦。


  什么跟什么呀?


  是否最近读书的压力太大,怎么经常都发这种变态的梦境,试问老成持重的小雅姨姨怎么可能会这样子。


  坐到那张酸枝餐桌前,我喝了一杯鲜奶,但眼睛不时偷看对座的小雅姨。


  「你睡得好象不太好呢。」


  「嗯?!是吗……哈哈哈……」大汗中。


  「年青人,有时该放松一下,否则对身心都不健康的。」小雅姨悠然地切着碟上的薄牛扒,阳光照遍她身上时,她简直好象是会发光的女皇一样,害我连偷看她也不敢。


  有时,我都觉得自己太胆小了。


  「亚姨……」


  「嗯,什么……」


  小雅姨倏然放下了银制的餐刀,玲珑的眼眸凝定在我的面上,当中除了黑白分明的美丽外,似乎还有一点我不明白的东西,那明亮的瞳孔视线吓得我几乎连心都跳出来。


  「不,没有……」


  「是吗……」


  不知是否眼花,在背光中的她好象跳皮地嘟起了嘴,还有一点点的失落及怨怼。


  「你要考试就要注意睡眠,有需要的话,今晚就在我房里拿一粒安眠药吧,很有效的。」「是的,姨姨。」没来由的,忽然之间感到一阵莫名奇妙的兴奋,小弟弟神经病般地自动勃起来,我是不是有病呢?


  字节数:14029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小姨娘】【作者:不详】【完】

3.0分

3.0分 【小姨娘】【作者:不详】【完】

3.0分

3.0分 姑姐和姨娘

3.0分

3.0分 姑姐和姨娘

3.0分

3.0分 【丈母娘和小姨子都喜欢被我操】【完】

3.0分

3.0分 【丈母娘和小姨子都喜欢被我操】【完】

3.0分

3.0分 家规第一部姨娘

3.0分

3.0分 家规第一部姨娘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chaojiying.fun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