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我们:
请务必截图当前页面
避免翻车截图保存收藏地址:https://chaojiying.fun   
热门标签: 抖音 网爆门 潜规则 拳交 萝莉 少女  强奸 主播 迪卡侬 萌白酱 明星户外 动漫 自慰 迷奸 搭讪 人妻 勾引 喷水 巨乳 乱伦 女同 无码 三级 街头 野外 扮演 放荡 明星 暴力 束缚 模特 残酷 沙发 派对 海滩 游戏 演员 玩具 疯狂 痛苦 穿刺 绿帽 艳舞 高潮 黑丝 紧身 后入 约炮 无套

资源名称:开小超市的湘楚美妇

  从原来的厂区家属区变成了普通的居民社区,红旗社区成了市区其他地方的人眼中,在这个城市里又破又穷又乱的一块「特区」。原因是这里因在市区最北端位置较偏,住宅楼虽都已破旧不堪但至今仍未动迁,同时因中途经历了下岗再就业,一直居住在这里的人能买起新楼房的只占少部分,绝大部分人只能选择依然住在了这里。住在这里的原住户几乎都是下岗职工,大部分又未能再找到较好的工作生活较为困难,大东北的产业工人又是普遍的性子较野,原来还都是一个工厂的能够形成凝聚力,稍微有点火星就能在这里掀起群体事件,以至连城管轻易都不敢来这里搞综合执法。楼房道路破旧、穷人相对集中、管理上较为混乱,成了红旗社区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的三大标签,也就成了市区其他地方的人眼中的一块「特区」。


  清一色是老旧不堪的老楼,而且面积还比较大,红旗社区自是没法设置物业,直接管理这片老住宅区的,是设在这里的社区办。红旗社区的社区办主任姓孙,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原来是红旗机械厂的一名宣传干部。虽然她经常自称是酷爱读书学习,但文化水平其实只有小学程度,只是勉强能读她确实喜欢看但也只能看懂的故事会,是因她刚到工厂上班时很走运地赶了文G的尾巴,靠着喊口号喊得最积极当上的干部。红旗厂倒闭原厂家属区变为了民宅区,因有着以前打下的基层和靠山,又得以当选为了红旗社区的社区主任,而且当选后便没在下去,至今已做了十多年这里的社区主任了。


  要说这位孙主任长得,说她老人家是凤姐的亲妈,哪绝对是谁听了都信。身材倒是长得还不不错,可个头只有一米五,跟凤姐酷似也是长了张能给《进化论》


  做论据的类人猿脸型,嘴大唇厚整张嘴是向前凸凸着的,而且她老人家还多张了对也是向前凸凸着的金鱼眼,让男人看一眼会丧失大半天性欲望的杀伤力,可以说是超过了那位已去祸害美国男同胞们的凤姐。不过在咱们天朝,只要是位能称之为主任的领导干部,哪怕长得像猿照样能有人爱。咱这位孙主任虽是位女领导,在这方面也是不甘落后的,有一个比她小了整十岁的男小三。


  孙主任的男小三姓贾,四十四岁的年纪,本名叫什么大部分人都说不上来,但好多人都知道其外号叫贾一棍。一次孙主任和三个同龄妇女打麻将,相互间聊起男人话题时随口失言,说在她手下工作的一位小贾同志,长了根勃起后跟大棍子一样的大家伙。也不知道是那三位中年妇女中的哪一位,把她说的这一番话给传了出去,就这么大家都知道了她有位姓贾的男小三,于是就送了他这位男小三个绰号叫贾一棍。


  这位贾一棍同志,十多年之前便来了红旗社区,但他之前并不是原红星机械厂的工人,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便从农村来这边做小买卖的,那时在红旗厂上班的人因都有着稳定的收入,红旗社区这一片那时还算得上是市区最繁荣的区域,进城做小买卖的时间比较早,贾一棍很快就成了当时在农场还很让人羡慕的万元户,并从农场娶了个很漂亮的媳妇,后来还有了一个女儿。可惜贾一棍有钱后很快就学坏了,沾染上了吃喝嫖赌一身的恶习,没几年媳妇就跟他过不下去了,扔下他和女儿改嫁了别人。贾一棍离婚后也没钱了回了农村两年,但好逸恶劳不肯干农活种不下去地,把女儿留给了他年迈的父母照料,又来了城里回了红旗机械厂周围混,但等他再回来时已成了人见人烦的二流子。


  要说这贾一棍长得真可谓是个奇葩,身材到是生得细腰乍背矫健强壮像是甄子哥,脸长得却是酷似唱《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的雪村叔叔。不过配上面提到的那位孙主任,还是陈冠希配凤姐的水准,当然他甘心给堪比凤姐亲妈的孙主任去做了男小三,是因为那位孙主任贪得了大笔多钱能供养着他,此外还提拔做了红星社区办绿化组的组长。


  看到这您可能要问了,一个相当于农村村长级别的社区主任,贪污能贪污到多少钱啊?可您别忘了,现在咱们天朝农村的村长,有着过千万甚至过亿资产的都不在少数了,那么城市里的村长能贪得的钱自然也少不了。就在小说里的红旗社区办,小小的一个社区办,竟然盖了一栋四层的办公楼,而单在盖办公楼的过程中,那位孙主任就搂得了不下百万的好处。靠上了这么一位主任富婆,贾一棍自然也就不缺钱了,而因为他这位情人身材容貌长得都跟类人猿似的,本来就好色的贾一棍有了钱后,自然得是经常得去外面找别的女人。不过这位孙主任的嫉妒心极强,贾一棍都是悄悄地干这些勾当的。结果这一次贾一棍在一次去买啤酒时,又把色爪伸向了开小超市的良家妇女徐湘云。


  徐湘云祖籍是湖南的,父母都是当年来大东北援建的知识青年,她是在东北的这个城市出生的,因字湖南省的别称是湘或楚,父母就给她取名了叫了徐湘云。


  以前我们国家有着一种很特殊的接班制度,就是子女可以接替退休父母的工作岗位。这种父母干那行女就能干那行的不合理制度,是从1986年开始废止的,但从开始废止到全面废止,中间经历了一段过程,在有些地方到了上世纪90年代才废止。徐湘云的父亲还没有到退休年龄时,红旗机械厂传出了马上要废止接班制度的风声。那时候在工厂里上班的工人,还是被称为“铁饭碗”,为了能给女儿争取个“铁饭碗”,徐湘云的父亲以病为由提前退了休。徐湘云上学相对较晚,当时是十六岁但只上初二,父亲以提前退休的代价又经过一番打点,抢在了接班制度废止之前,给因此退了学的徐湘云,在红旗厂抢到了一个“铁饭碗”。徐湘云十六岁便开始在红旗厂做了一名工人时,当时正好是1990年。


  参加工作后没几年,徐湘云结婚成了家。丈夫是原红旗机械厂的一名司机,年龄比她大了十多岁,但为人吃苦耐劳忠厚老实,人送绰号李老蔫,因此徐湘云也就没有过于在乎,丈夫年龄比她大了很多的事。可惜李老蔫性能力虽正常,却因先天性精子存活率低没有生育能力,他们夫妻结婚近二十年一直没孩子。后来她们夫妻双双下了岗,李老蔫买了辆出租车跑起了出租,正好家住在一楼房子还足够的大,徐湘云就在家里开了个小超市,将靠外面的两间屋子摆上了货架当超市,他们夫妻住在里面的一间屋子里。


  虽然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时间长了徐湘云两口子也就习惯了,虽然不是多么得有钱,夫妻和睦徐湘云两口子的日子过得也舒坦安逸。然而那天贾一棍来了她家的小超市买啤酒,却是由此引发了徐湘云的一场噩梦。


  这天傍晚在外面开出租的李老蔫还没收车回家,贾一棍因晚上有几个狐朋狗友要来他家喝酒,来了徐湘云家的小超市买啤酒。贾一棍就住在徐湘云家所在的楼对面的楼,经常来徐湘云家开的小超市买东西,和徐湘云两口子都认识而且比较熟了。贾一棍这回一次要了三箱子啤酒,赶上外面还下着小雪,他一个人搬不了,便让徐湘云帮着他送到他家去。外面下着雪来买东西的人很少,贾一棍几乎天天来她家的买东西很熟了,徐湘云也没有多想,暂时先锁上了小超市的门,搬着一箱啤酒帮贾一棍送去了他家。


  徐湘云今年已正好四十岁了,虽是出生在东北但血统上属于纯湘妹子的她,面目清秀圆圆的脸蛋细眉弯眼,不能说多漂亮但长得很有女人味。同时徐湘云还天生了一幅娇好身材,因为并没生过孩子,人到四十身材依然一点没走样,尤其是两条腿颀长笔直格外地惹人眼。


  让徐湘云帮着他把啤酒送来家里时,贾一棍初确实并没有动歪念头。到了他家所在的楼门口时,走在前面的他用脚勾开了楼道门,走在后面徐湘云就搬着一箱啤酒先走进了楼道,因此走上楼梯之后是走在了他的下面。那天徐湘云下身穿的是一身黑色的紧身棉袜裤,更加突显出了她颀长笔直格外地惹人眼球的双腿,一下子就把好色之极的贾一棍给勾起了色心。因此等徐湘云搬走啤酒上了楼走到他家门口时,贾一棍打开门后一把把徐湘云推了进门,随后把徐湘云按到他家客厅的沙发上强奸了。


  遭遇到了贾一棍的强奸后,徐湘云情绪激动很是气愤,大骂着贾一棍要打110报警。贾一棍却是嬉皮赖脸地对她说:「我说妹子啊,我不是因为看你太漂亮,忍不住了才对你干了这事的吗?我保证仅此一回绝无下回,你就别嚷嚷着打啥110啦。再说你和我都是四十多的人了,大伙还都知道你老公比你大那么多早不行了,今天这事又只有你和我在场,你说你非要把这事闹大了,到底我强奸你还是咱俩通奸,你恐怕是很难能说得清楚啊。完事真要是非把这事闹出去了,我是啥德行谁都知道不在乎这个,可你以后就没法在这一片呆了。」听了贾一棍这一番话,徐湘云最后还是认了吃亏没报警。其实贾一棍是个色大胆小的家伙,事后还是很害怕徐湘云会报警的,但过了几天见徐湘云果然没敢声张,贾一棍的色胆就被徐湘云的忍让又给壮起来了,开始以打电话的方式让徐湘云再来他家。徐湘云接了几次电话后没有来贾一棍家,并恳请贾一棍不要再纠缠她了,后来就不再接贾一棍的电话了。而此时胆子已经徐楚湘的懦弱更装足了的贾一棍,趁这天徐湘云丈夫李老蔫早上刚出车走了后,干脆就直接来了小超市找徐湘云。


  徐湘云这几天本来就被侯志骚扰得心神不宁,突然见贾一棍一大早像只老鼠似的突然推门溜进了超市,顿时更加紧张得浑身抖成了一团,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贾一棍则是见一大早并没人来买东西,趁徐湘云还没反应过来时,快速地把小超市的只有的一面门从里面给关了,随后跳过来拦腰抱住了徐湘云,把她拖进了里面他们夫妻住的屋子里,就势把她按在了靠近门口的沙发上。


  因为早上给小超市开门时刚去过屋外,徐湘云上身的外面还穿着一件长身的羽绒衣,上身里面穿的是一件淡红色的毛衣,下身穿的是一条黑色的普通裤子,脚上穿的是一双平跟的普通黑色棉皮鞋。


  被贾一棍拦腰拖进里屋按到了沙发上,徐湘云这才反应过来扭着胳膊拼力挣扎了起来,同时嘴里不停地哀求着贾一棍说:「老贾大哥,求求你,就放过我吧。


  这还是在我家里,万一有人来买东西看到了,我就没脸在这住了。那天在你家的时候,咱们不都说好了吗?我答应了不把那天的事报警,你答应不再纠缠我了,你怎么还直接来我家找我了啊?」


  听了徐湘云眼泪都流出来的哀求,贾一棍却是把徐湘云外面的羽绒服扯掉后,更用力地把她压在了沙发上,干瘪猥琐的脸凑近了徐湘云白皙细嫩的脸说:「我说妹子啊,我不是因为太喜欢你了,给你打了那么多回电话你又不搭理我,想你想得受不了了,才忍不住来你家找你了吗?」


  说完压住徐湘云对她的嘴强吻了一阵,贾一棍屁股坐在徐湘云两腿上压住她的下身,一只手把徐湘云的两只胳膊按在了沙发靠背上,另一只手粗暴地掀起徐湘云上身的毛衣,又把里面的胸罩粗暴地直接扯了下来,随后把脸紧贴到了徐湘云的胸前,张开嘴在徐湘云两只丰满的奶子上狂亲了起来。


  身材娇好纤细的徐湘云一点也不胖,但两只白皙的乳房却是很大很丰满。由于并没有生过孩子,人到四十徐湘云奶子几乎没有下垂,乳晕的区域并不大颜色也不黑,乳头也没有变大变黑还是葡萄粒样子的,而且两只乳头在丰满的乳房上还是想上翘翘着的。


  狂亲了一阵又大力揉了一阵徐湘云的两只丰满奶子,贾一棍的色欲被更强烈地激发了上来。手伸到下边解开徐湘云裤子的皮带,把外面的裤子和里面的毛裤以及最里面的内裤,粗暴一把全扯到膝盖以下,紧跟着用脚一蹬从徐湘云的双腿上蹬了下去。徐湘云脚上穿的是一双平跟的普通黑色棉皮鞋,并没有鞋带穿在脚上比较宽松,外面的裤子和里面的毛裤被贾一棍用脚蹬了下去,脚上的两只鞋也都被带了下去。紧跟着贾一棍又从头上扯掉了徐湘云上身的毛衣,徐湘云被扒光的只剩下了脚上的一双白色袜子。


  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光了完全暴露出了身体,徐湘云更加用力地拼命反抗了起来,可在虽面目猥琐但身体结实有力的贾一棍面前,她的拼命反抗却只能在做着徒劳的挣扎。扒光了徐湘云身上的衣服后,贾一棍猛一使劲拦腰抱起来徐湘云,把她以叉开腿坐着的姿势放到了沙发扶手上,随后用一只手把徐湘云的两只胳膊按到了后面的墙上,另只手伸在徐湘云的胸前更大力的揉起了她的奶子。


  徐湘云家卧室里摆的是一张老式的双人沙发,一侧的扶手比较宽,被贾一棍抱起后叉开腿坐着的姿势放到了沙发扶手上,之后又被贾一棍死死按住了动也动不了,徐湘云骑坐在沙发扶手上被迫较大地叉开了两条腿。同时因为沙发扶手上套着带网眼的套巾,随着便贾一棍大力揉奶子的动作,徐湘云的上身被揉得来回地前后移动着,带动着她的下身也来回地前后移动着,使得沙发扶手上套着带网眼的套巾,刺激感很强烈地摩擦起了她的阴部。


  作为一个人到四十生理正常的中年女人,因比她大了十多岁的丈夫,年过五十后已基本丧失了性能力,徐湘云在最近这几年里,一直处于了性欲远达不到满足的状态。上面的两只乳房被贾一棍大力地揉着,下面阴部被沙发扶手上带网眼的套巾刺激感很强的摩擦着,徐湘云心理上的屈辱感虽达到了恨不得咬舌自尽的程度,但身体的本能反应还是难以控制地产生了生理反应,令她明显地感觉到阴道里竟然开始湿润了起来。


  遭受到贾一棍这样一个猥琐无赖的强奸凌辱,却是感觉到自己的下身竟然有了反应,徐湘云心理上则是感觉到了更大的屈辱,本来就在不停淌着眼泪的眼角,珍珠断线般地淌出了更多的泪水。


  贾一棍把揉奶子的手伸到了下面,开始摸弄了徐湘云的下身后发现,此时徐湘云的阴道已经被他给玩弄的湿润了,得意地嘿嘿笑了起来对徐湘云说:「我说妹子呀,你这小骚逼儿咋流水了啊?是不是其实是喜欢让哥玩你啊,嘴上不说心里早盼着让哥来操你呢啊?其实你这么想就对了,你说男人女人活一辈子,除了吃喝拉撒睡,不就是鸡巴和逼的这点事儿嘛。来,好妹子,别没完地掉泪儿啦,好好地让哥再操你一回。哥跟你保证,只要你这回乖乖地从了哥,以后哥肯定就不再缠着你啦!」


  徐湘云自是不相信贾一棍说的不会再纠缠她的承诺,但现在已经被贾一棍扒光了衣服,刚才的拼命挣扎都没能敌得过贾一棍,再次遭到贾一棍已经是逃过过去的事情了。心里面痛苦地长长叹了口气,徐湘云心里面又对自己说:「算了,就当是和老公做了一次吧。」


  带着萌生起的这样的念头,徐湘云痛苦地闭上眼睛放弃了反抗,只盼着贾一棍对她的蹂躏能够早点结束。


  看到徐湘云闭上眼睛放弃了反抗,贾一棍本想是再好好地凌辱玩弄一番徐湘云,但他这时发现他自己的内心其实还是很胆怯的。先是想到徐湘云开的小超市是开在家里的,万一这时会有人来买东西给撞见了,把这事传扬出去将徐湘云给逼急了,猫急了还咬人呢,这样没准徐湘云反而真的会去报警。进而又想到万一被人撞见传扬出去了,即使事后徐湘云没由去报警,这件事肯定也会传到他那个社区主任的情妇耳朵里,那样他也就没法再给那个嫉妒心很强的老女人做情人了,也就肯定会失去社区办综合治理组长的职务,进而他也就失去了现在过得有滋有味的日子。


  于是带着一连串想到的这些个想法,在徐湘云放弃了挣扎反抗后,贾一棍便决定马上开始对徐湘云的操干,因心里他的心里其实也是胆怯的,实际他也盼着能快点结束这次对徐湘云的强奸。当然他心里早在来之前便合计好了,能让徐湘云以后继续屈从他的主意。


  在受辱者继续的懦弱和施暴者依然的胆怯里,贾一棍把徐湘云抱到床上开始了对她的奸淫。十多分钟后在一阵杀猪般的吼叫声中,贾一棍在徐湘云的身上发泄完了欲望。射精前他从徐湘云的阴道里拔出了鸡巴,把一大滩的精液都射在了徐湘云的脸上,趁被射的满脸精液的徐湘云还没反应过来时,掏出手机拍了一张徐湘云被射满精液的脸的照片。


  经历了一次噩梦后又经历了一次噩梦,在自己家里第二次遭受到贾一棍的奸污后,徐湘云想到了贾一棍之后肯定还会继续纠缠她,却是没想到贾一棍竟拍下了她被射满精液的脸的照片,将此作为了以后更能够要挟住她的筹码。不过贾一棍拍照片作为要挟的举动,反而是逼得徐湘云能够鼓起了勇气,在这天贾一棍奸污完她后便匆匆离开后,冷静下头脑琢磨起了摆脱贾一棍纠缠的办法。


  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徐湘云虽还没想到如何摆脱贾一棍纠缠的办法,但想到了向既是她以前同事又是好朋友的王春霞求助。因为她觉得王春霞比她大了几岁,虽然跟她一样也是个老实巴交的家庭妇女,但相比起来要也比她更有主意。


  想到了要向好友王春霞求助,可是把遭人强奸的事面对面地去跟好姐妹说,徐湘云觉得自己很难能张得开口,于是拿定主意后是给王春霞打过去的电话。


  然而徐湘云却是万万想不到的是,在她给王春霞打过去的电话的时候,王春霞也是在带有被动意愿的感觉中,刚刚被一个丈夫之外的人给操完。而让徐湘云更万万没想不到的是,刚刚也是强迫操完了王春霞的人,也是在红旗社区的社区办上班的。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超市的湘楚美妇

3.0分

3.0分 超市的湘楚美妇

3.0分

3.0分 和男友逛超市的甜美小妹妹【10P】

3.0分

3.0分 在超市猎艳少妇[15P]

3.0分

3.0分 在超市猎艳少妇[15P]

3.0分

3.0分 在超市猎艳少妇[15P]

3.0分

3.0分 超市里的小美女!小丁,蹲下后的风骚绝伦【9P】

3.0分

3.0分 潇湘情 (小? / Rated R)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chaojiying.fun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