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我们:
请务必截图当前页面
避免翻车截图保存收藏地址:https://chaojiying.fun   
热门标签: 抖音 网爆门 潜规则 拳交 萝莉 少女  强奸 主播 迪卡侬 萌白酱 明星户外 动漫 自慰 迷奸 搭讪 人妻 勾引 喷水 巨乳 乱伦 女同 无码 三级 街头 野外 扮演 放荡 明星 暴力 束缚 模特 残酷 沙发 派对 海滩 游戏 演员 玩具 疯狂 痛苦 穿刺 绿帽 艳舞 高潮 黑丝 紧身 后入 约炮 无套

资源名称:从偷窥变成狠操舅妈

我今年二十二岁,不太高也不太胖,有一张普通的脸,和一个普通但过得去的女友,这故事发生在我刚毕业,闲着没事等当兵时,现在想起来仍记忆犹新,应该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详细情形我已经忘了,大概是有什麽重要的事情,我必须先去舅舅家一趟,接着在那里等我妈来,再一起回家。那天屋子里的人很杂,大概和舅舅做人海派,喜欢交朋友有关,客厅不时会有左邻右舍来泡茶聊天,就算舅舅不在家也一样。我想没有跟我年纪差不多的人,会喜欢这种氛围,烟雾缭绕,七嘴八舌,呼驴喝雉,说真的,如果我不知道这里是舅舅家,肯定会以为这里是什麽接待中心,还是家庭式赌场。

  那天一进门,就有六七个男男女女,聚在客厅看电视聊天,舅妈也就坐在人群里,一下子斟茶,一下子陪笑,活像一个里长夫人,但舅舅实际上又不是里长,而且他也没选里长的意思,究竟为什麽这麽好客,又能接受旁人来家里免费吃喝,是我从小就想不透的问题。

  舅妈一看到我,就起身把我拉到旁边,说道:

  「我东西准备好了,在楼上,跟我上去拿吧。」「不用了舅妈,楼上是你们住的地方,不太方便,我在这里等我妈就好。」舅舅家是独栋五层透天,一楼客厅就像小七一样,只要有主人在家,二十四小时开放,二楼还隔了一层客房,让有需要江湖救急的朋友暂住,三楼以上就都是舅舅家人自用,基本上是禁止外人擅入,我虽然以亲戚的身分上去过几次,但想想毕竟是人家的起居处,贸然上去纵有什麽理由也是打扰,所以纵然讨厌这种氛围,每次来舅舅家拿东西,我也还是会待在客厅,和一群三姑六婆们龙蛇杂混。

  「三八啦,你又不是外人,而且你也不喜欢这样子吧。」我的个性孤僻,在亲戚口耳里是出了名的,从小到大都一样,其实这有点冤枉,我着实只是没话和他们讲,在学校我可是废话连篇,弧不打草稿,什麽荒谬大师的位子,如果我也去争,沈先生恐怕也要捏把冷汗。但至少舅妈说中了一件事,我真的不太喜欢这里,能避开当然是好。

  没等我回答,舅妈就往楼上走去,我也就跟在她後头踏阶而上。

    舅妈今年约莫四十岁出头,实际年龄我也不太清楚,嫁给我舅舅约莫也有十几年光阴了,那时我才六、七岁,相较於其他舅妈,这位五舅妈真的让我印象深刻,我从小就是个好色的小鬼,永远记得第一眼看到舅妈的时候,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就别说舅妈脸蛋本来就是个细尖美人,修长细致的腿,净白似雪的皮肤,盘起马尾活泼亮丽的姿态,尤其那宛若灵蛇的细腰,再再令我目难转睛。接着听到妈妈说,以後这个女人要叫舅妈,如何让我不震撼?亲戚都说这个女人漂亮是漂亮,但单纯糊涂的傻劲,可是天下罕见。

    不然怎麽会嫁给我舅舅这个不折不扣的矮胖丑啊!

  十多年过去,从楼梯下面擡头看舅妈,发现舅妈保养得真是不错,刚刚好的翘臀,一样细长的双腿,洁净白皙的皮肤,除了脸上一点免不了的皱纹外,舅妈依旧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尤其生过三个小孩之後,本来不甚突出的胸部,今天目测,恐怕没有E杯也有个D杯了,说实在的,我想不通为什麽舅舅舍得整天往外跑,如果我老婆这年纪还那麽正,早就天天在家开干了。

  就这样一路爬一路看,终於到了五楼,舅妈相让我在走廊等着,接着走进房间去拿了一个箱子给我。

  「这个等一下和妈妈带回去。」

  「恩,我知道了,谢谢舅妈。」

  「谢什麽谢啦,你等等就在这里随便晃,不用再下去了,我下去一下,等等也要上来补个眠,妈妈来再叫我就好。」说完,舅妈便又往楼下走去。五楼的格局是这样子的,总共有两间卧室,一间厕所,对门的方式呈现ㄇ字型,表妹房间的门开在右边那杠,主卧室的房门就开在上面那杠,厕所的话,则是在房间外面。由於当天是平日,表弟妹们都在上课,虽然舅妈的意思是让我到处找地方窝,但与其选男生的房间窝,我宁可选女生的,就这样,我并没有下楼,迳自开了表妹的房门,关了门就进去。

  这一握把手才知道,表妹的房门不知道坏了还是怎样,竟然没办法关不上,再怎麽样都会留一条小缝隙,不管那麽多,拉开表妹的书桌椅,坐着就开始滑手机,那时天色还亮,我也就没有开灯,默默一个人坐在房间里。

  大概滑了十分钟左右吧,我听到有脚步声传来,没想太多,因为肯定是舅妈,舅妈的工作大多是晚上上班的,所以白天通常会小补个眠,就算不知道,她刚刚也提醒过了,我也就不以为意,继续在滑我的手机。

  果不其然,舅妈很快就从门缝间一闪而过,我从椅子上看去,虽然透过门缝的可看性不高,但还是隐约可以看见舅妈在干嘛。只见她开了房门,迳自往里头走去,接着对着梳妆台,开始卸妆、抹脸,这些例行公事,舅妈在睡前恐怕是要洗个澡了。

  等一下……

  舅妈没有把门关死!她房门的缝隙,正巧对着表妹的门缝,舅妈在梳妆台前的一举一动,现在尽收我的眼底啊!

  只见舅妈站在梳妆台前,把脸上的淡妆彻底卸下後,迅速褪去了长裤,一双只穿着贴身内裤的净白美腿,透过隙缝,若隐若现呈现在我的眼前,少说十五年,我妄想看这双腿十五年了,淡紫色滚蕾丝的内裤,配上那双匀称有度,逃过岁月折磨的美腿,我再感觉不到心跳加快也不可能了。

  接着舅妈拉起了上衣,仅穿着卫生衣的她,便暴露在我的视线之下,我握着手机,内心开始无比挣扎,到底要不要盯着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错过这次,我还有什麽机会可以看舅妈的肉体,她肯定会继续脱下去的。但是,如果被发现了,可不是像小孩子打几下可以解决,肯定会闹上新闻或警局的。

    不管了!

  我紧紧握住手机,双眼死命地盯着门缝,恨不得冲进去看个清楚,不出所料,舅妈找了什麽东西後,又脱去了卫生衣,这时,一双围着奶罩,丰美的巨乳,马上呈现在我眼前,这没道理是生过三个小孩的胸部,那样白皙,那样坚挺的胸部,就算是大学生也未必会有吧!看着仅穿内衣内裤的她,令我内心无比兴奋,老二更早已毫不安分的硬起。快脱,快继续脱啊!

  岂知,这次就没有那麽顺利了,舅妈围上了大浴巾,手捧几件衣物,便走出门,恐怕是往厕所走去,没多久,我果然听见厕所传来水声。又犹豫了一下,我决定走出去,看有没有什麽可乘之机,站在厕所门口四下搜寻了一阵,令人遗憾的,是这道门毫无缝隙,我只能站在门外遥想舅妈洗澡的光景了。经过刚刚那种刺激,老二早已硬得不像话,我用手摸了摸,根本不是转注意就可以消下去的程度。

  我几乎紧贴厕所的门,就是想找点缝看舅妈洗澡的模样,怎知缝没找到,门突然往外打开,硬是撞在我身上,门板上的积水,全都洒向我的裤子,往下一看,竟被淋湿了一大片,刚那一瞬间,我根本没办法反应,就别说趁隙偷看舅妈了,门一撞到我,瞬间就又关了起来,只听舅妈再里头紧张问道。

  「是谁!」

  我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但还是强押着心情,不断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慌,绝对还有转圜的余地。

  「舅妈是我。」

  「阿弟?你在那里干嘛?」

  「哦,今天早上我骑车来,下雨把手套弄湿了,放在一楼晾,刚想说应该乾了去客厅拿,结果没找到,才上来问舅妈有没有看到,看到你在洗澡,就想说隔着门问一下,怎麽知道门刚好打开。」「这样子啊,我等下帮你找找看。」

  「对不起打扰舅妈了,我下去了。」

  说到这里,我真不得不他妈的佩服我自己。结束一场虚惊,我连忙就要往下走,老二早也吓得全消了,岂知,舅妈忽然叫住了我。

  「阿弟,你等一下,帮舅妈拿个东西好不好。」「拿什麽?」

  「舅妈房间桌上有一瓶新的沐浴乳,刚刚忘了拿进来,你递给我好不好?」原来舅妈开门是为了拿沐浴乳啊,为什麽会不好!我欣喜若狂冲进主卧室,立刻在梳妆台上找到了一瓶沐浴乳,冲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就准备把东西递给舅妈,我内心想,这次不论怎样,都一定可以看到裸体了吧,这回真是太幸运了。

  哪里知道,我敲了半天门,舅妈只是一直说等一下,一连等了我十分钟,浴室的门又打开了,这次我学乖了,但门板上的积水还是洒到我裤子上,把我本来已经没乾的裤子,又搞得更湿,这种死人浴室门,到底是谁设计的!

  只见舅妈穿着卫生衣、长裤,包着头发便走了出来,只见她接过沐浴乳,笑着说:

  「对不起让你站一下,刚挤了一下发现里面还有一点,我怕我下次还是会忘记,所以让你帮我拿着,哈哈哈。」「哈哈,没关系啦。」

  这个世界上有什麽比这个更令人遗憾的,一个本来裸体的女人,在你面前再度穿得紧紧的。舅妈接过沐浴乳,拿进浴室放好後,便往主卧室走去,看着若有若无的机会又要消失,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创造机会,至少尽量在舅妈身边徘徊。

  我跟着舅妈一起走进房,为了避免尴尬,说道:

  「舅妈,我刚刚在你房间看到一本书,可不可以借我?」舅妈结婚前也是个大学生,就算嫁做人妇,爱看书的个性还是没变,是以房间里有很大的书架,摆满各式各样的书,她说道:「哪本,你去拿来给我看。」其实我根本没注意什麽珍贵的书,他妈的我平常根本不看书,全都是为了靠近舅妈才掰出藉口的,听了指示,我赶忙到书墙上找,想说随便找一本都好,怎知,还没找到什麽金石铭文,先扫到一本《男性勃起障碍治疗》,一个忍不住,我便噗的笑了出来。舅妈听了,立刻问道:

  「怎麽了?」

  「没…没什麽…」

  舅妈转过头,瞧了瞧我向着的那柜书,似乎已经猜到什麽一样,淡淡然说:「你啊,以後不要抽菸喝酒,就算有也不要过量,知不知道?」我疑惑道:「怎麽说?」

  「不然就会跟你舅舅一样,得看这种书,看了有用就算了,他烟瘾太重,酒又喝得多,看书也没办法。」舅妈竟然把话题开到这里,我寻思了一下,如果继续把话题讲下去,不是大好就是大坏,实在太冒险了,於是随手在书柜上抽了一本书,书名看起来有点深度,以前又没看过,就决定是它了。

  「舅妈,我说的就是这本。」

  此时舅妈正在吹头发,示意要我等一下,等到她头发吹好,我便慢慢走了过去,把书递给她看。

  「不错啊,这本书是真实故事记录,很有意思,你喜欢就借你看吧,记得要还我哦。」「恩,谢谢舅妈。」

  可恶,到此为止了吗?我心中的愤恨实在不是压抑不下,难道就连一点机会也没了?岂料,幸运女神似乎还是眷顾着我,舅妈忽然瞧了瞧我的裤子,问道:

  「你裤子怎麽那麽湿?」

  「刚刚被浴室的门泼湿的。」

  「太湿了,你这样不行啦。」

  忽然,舅妈站起身来,我亲眼看到,虽然隔着有点厚度的宽U领卫生衣,那对E杯豪乳,照样春心放荡的晃了起来,光是这几下弹跳,就已经足够让我再次心跳加快,老二又悄悄的产生反应。

  「你穿几腰,我拿裤子给你换。」

  「不用麻烦啦舅妈,哪那麽刚好有裤子。」

  「快点。」

  「喔,30。」

  得知号码,舅妈走到衣柜前蹲了下去,拉开抽屉,开始翻找裤子,我站在舅妈旁边,直直往下俯瞰,没有内衣,洗完澡的女人是不会穿内衣的!宽U领里头,就藏着我梦寐以求的宝藏,那双E杯高峰,此刻就在我眼前一览无疑,浑圆的馒头型状,隐隐露着青筋的透白,还有那两点大小适中,令人想吸允的乳头,配上稍深的咖啡色,看到这幕,我的老二已经完全硬化,裤子撑的不像话。舅妈随手抛给我一件裤子,说道:

  「你舅舅太胖,没30腰的裤子,这是我以前刚怀孕时买的,你拿去穿吧,颜色中性不用怕,我拿一个袋子给你装脏的。」舅妈起身便往杂物区去找袋子,我道谢几声,就看着裤子思量,刚看了如此动人的一幕,心里拿能管裤子的事,脑中尽是如何把舅妈干得死去活来的幻想,不管了,我决定要豁出去,背着舅妈,我脱下裤子,当场就换了起来,天助我也,这件裤子不用动手脚我就拉不起来,明显小了。

  「舅妈,这件有点小。」

  舅妈转过身,她的表情,先从吃惊,再转作镇定,我知道,她肯定看见,只是不说罢了。只能拉到膝盖的长裤,包不住撑高的四角裤,那肿胀不已的老二,没有了外裤的束缚,仅一块布的隔离,顶得更肆无忌惮,这绝对是我人生勃起中至硬至挺的几次,舅妈再怎麽眼盲,也肯定看出我勃起到半天高。

  十八公分的老二勃起,可不是开玩笑的。

    口气明显改变的舅妈缓缓走过来,我看的出来她已经迟疑了,不知道是要责备我呢,还是装作没看到,又或者,有性功能障碍的舅舅,早已无法满足这个虎狼之年的女人,今天是她难得看到富有生气的肉棒,所以舍不得不看?我懒得去猜,至少舅妈没一巴掌给我,或立刻掩面走开,就代表我还有机会。

  「我换一件给你,那件脱下来吧。」

  我脱下那件穿不下的裤子,坐在床上递给舅妈,灵机一动,我惊呼:

  「惨了,对不起舅妈。」

  「怎麽了?」

  「我不知道内裤也湿了,把你的床坐湿了。」

  「哪里?」

  我和舅妈都站起身来,指着床上一小片湿拎拎的地方,其实这根本没什麽,我只是为了进行下个步骤罢了,我假装在拧水般扯着内裤,神情尽量表现难堪,实际上,我四角裤的裆口早已打开,这样扯着扯着,老二是会在缝隙间若隐若现的,舅妈只要看我拧内裤,就绝对会看见她久未看过的东西。

  偷偷观察之下,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的舅妈,正在默默瞟着我的裆口,我知道,她肯定已经看见我肿胀的老二了,这使我更加兴奋,但我也明白,现在绝对不是进一步的时候,本便假装慌乱的我,这下装得更慌,拧的更用力。

  让老二好像不小心一样,整根从裆口跑了出来,十八公分,完全充血的年轻肉棒,硬生生挺立在一个中年怨妇面前。

    我依然装作不知道老二跑出来的事情,继续拧着内裤,我瞧见舅妈望的出神,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怎知,她突然蹲了下去,继续找裤子,并说道:

  「不是很湿,别拧了,还有…阿弟你把裤子穿好。」「啊,对不起舅妈,我不知道它……」

  「没事,你这年纪的男生动不动就会这样,没关系。」可恶,我悻悻然坐回床上,背着舅妈的身子,根本不想把老二收好,而且更大胆的套弄起来,就准备等舅妈转头看见,赌她会有什麽反应,这时我已经管不了後果了,我只知道,这个怨妇绝对有意思,只是不敢表达罢了,我要是错过这个机会,舅妈这辈子对我就会多加防范,那就更不会有进一步的机会,是成是败都要豁出去。

  没多久,舅妈一边说话,一边转过身:

  「阿弟,你试试看这件,大一……」

  无法继续说下去的原因,没有别的,如果你看到一个大男生,正对着你打手枪,任何人都会停顿的,我装疑惑道:

  「舅妈,你看。」

  「阿弟你快停,你在干嘛…你不怕我告诉你妈吗?」「我妈没教过我这个,舅妈要教我吗?」

  「教什麽?」

  「为什麽我看到舅妈会变硬,为什麽这样会很舒服?」「你…你都大学毕业了,连女朋友都有了,怎麽可能连这个都不知道。」「我真的不懂,以前都不曾这样子。」

    「怎麽会……」

  我伸出手,抓住了舅妈的嫩掌,立马放在我的老二上套弄,一阵冰凉的感觉从老二上传来,这是温差导致的,要嘛是舅妈的手太冰,要嘛就是我的老二太热,反正不管怎样,舅妈此刻肯定感受到我老二的热度了。

  没有马上缩手的舅妈,眼里尽是迟疑,她肯定在想,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学生,连女朋友都交了,会连打手枪都不懂?废话,别说打手枪了,我连女朋友都干到不想干了,为了没话找话讲才这麽说,真当老子是白痴处男啊,仔细想想,舅妈也傻的可以,或许就是这样,才会嫁给我舅舅那个矮胖丑吧。

  「阿弟…这个就叫自慰,所以会很舒服。」

  「为什麽自慰就会很舒服?」

  「因为…因为…」

  舅妈害羞得不敢继续答下去,我也实在没法想像,这麽有气质的女人,嘴巴里能吐出因为会高潮,因为你会射出来,之类乡里鄙俗的话。舅妈似乎本着行善积德的心,没有逃开我的紧握,而是乖乖帮我套弄了起来,说实在的,除了刺激度够之外,舅妈的手法远逊我的女友,是以,我想要点更刺激的。

  「舅妈,这样会不会害你很为难?」

  「既然你不懂…舅妈也就示范一次给你看…之後你就自己来吧…其实就只要这样一直…」没等舅妈讲完,我便阻截道:「舅妈,你帮我口交好不好,我听人家说很舒服。」「不…不可以!」

  事以至此,被抓被骂反正是死定了,不如一次做到底,说不定还能握着一点把柄,所以哪轮的到舅妈要不要,我说话只是要让她知道接下来会怎样罢了。放开了手,我压住舅妈的後脑勺,恶狠狠往老二前进逼,紧闭双唇的舅妈,怎样也不肯就范,双手不断挣扎,我那硬挺的老二,便不断在她脸上游移冲撞。

  彷佛被什麽恶心的东西逼迫一样,舅妈整个五官揪在一起,但我这次改用两只手控制住她的後脑,越是闪躲,我便越是用力前压,舅妈可能终於忍不住,想要开口责骂,她嘴一张开,可谓中正下怀,我稍稍将舅妈的头往後拉,把老二对准那张小嘴,直挺挺便朝腔内顶入。

  「呜!呜呜!呜呜呜!…」

  「舅妈你好人做到底,就当帮帮我嘛,我真的好舒服哦。」痛苦的眼神,挣扎的表情,不断发出求饶却不成字句的悲鸣,舅妈依然在反抗着,但温润口腔所带给我的刺激感,远胜手指的套弄,我扶住舅妈的头,缓缓一来一往的做活塞运动,那不由自主分泌出的口水,一点一滴湿润我的阴茎,偌大的龟头,正在湿滑的口内,享受舌头包覆的刺激,就更不用说舅妈因为喘气反抗,吸气呼气间,造成腔内的真空作用,背德的刺激,强迫的快感,无一不让我兴奋至极。

  没有多久,舅妈便胀红着脸,当然,完整含入一条十八公分的肉棒,不是每个女人都受的了的,其中伴随而来的恶心、痛苦,纵然有极大的快感,也不是一次就能上手的性爱游戏,我知道,舅妈这种表情,是快要吐的意思。

  也不好把人玩坏,我悻悻然退出肉棒,只见舅妈果然手按胸口,不断反胃呕吐,樱桃小嘴可怜地咳出滴滴涎液,并且用一种复杂的表情看着我。这个女人已经上钩了,接下来只要应对得宜,我绝对可以达成我的目标,看着舅妈痛苦神情,我装起了无辜,歉然道:

  「舅妈对不起,我不知道口交会让你这麽难过。」「你…你有这样子对过你女友吗?」

  「没有,我不敢。」

  「不可以这样子,女生会很不舒服。」

  笑话,难道我把肉棒塞进女友嘴里,再狠狠的口爆,也要跟你讲?

  「那…舅妈还愿意教我吗?」

  「我可以用手帮你…」

  说完,舅妈立刻伸出了手,似乎想要尽早结束这出闹剧,她的细手套弄得极快,但这样根本不会让我有想射的感觉,看她无奈的眼神,我便觉得有趣,其实她大可给我一巴掌,要我滚,然後把事情闹大,接着我不是坐牢就是被送出国,但她并没有这麽做,反倒乖乖帮我打起手枪来,或许…「舅妈,你和舅舅常做爱吗?」

  「不要聊天,我在教你事情。」

  「舅妈,我也想做一次爱看看。」

  听到这句话,舅妈本在积极套弄的手,忽然停止,呆然地看着我,她问道: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麽吗?」

  「拜托嘛,我没有和女生做过爱,舅妈可以一起教我吗?」不管舅妈依然在迟疑的脸,我一把将舅妈抱起,腰力一动便将她甩向床褥,只见舅妈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趴在床上,眼见机不可失,我奋力把舅妈的长裤给脱掉,里头一条黑色薄纱内裤,也一并扯了下来。这不看还好,原来舅妈早就湿透了,白嫩股间所露出的一小部分阴户,颜色偏深的阴肉缝中泌出波波水光,一撮撮黏在一块的阴毛,诉说舅妈泛滥成灾的事实,原来经过刚刚那一串刺激,感到兴奋的不只是我,这个女人也早就饥渴不已。

  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冲动,我握住肉棒,用手稍稍拨开肉瓣,找出蜜穴洞口,龟头一塞,後腰一挺,整根老二半点阻碍也没有,顺利插进了舅妈早已湿漉的阴穴,一股满被温热包覆的快感,顿时排山倒海席卷而来,你绝对不会相信,这是个生过两个小孩的女人,能拥有的阴穴,备感刺激的老二,继续在阴道中壮大,龟头硬到我从来没想过的境地,连抽插都还没,我便有想射的冲动。

  「啊!」

  才方插入,舅妈立刻忘情一叫,由於是从背後插入,我没办法看清舅妈此刻的神情,但我想,肯定也是放浪至极,谁叫我还不敢动,她那26寸的小蛮腰,已经不断扭动迎合,不是我在干她,而是她反过来想干我。我相好过的女人虽不多,但也有四个,却从没见过,淫水能像这样不停分泌,阴道湿润至匪夷所思的女人,舅妈要不是千古名器,就一定是饥渴太久。

  背向抽插了几下,十八公分的老二绝对是退到最外面,再奋力往内插到底,有好几次都顶到最深处,撞的舅妈嘶声喊叫。充满血的龟头,凶巴巴的刮着舅妈恐怕久未有人造访的阴道壁,每一声撞击,舅妈便以一声浪叫附和,每拔出一次,那种娇喘的闷声,便让我想干死这怨妇。我由後拉住舅妈的双手,将她的身子後仰,腰力快速来回摆动,直到舅妈再也受不了,疯狂叫喊着:

  「不要,会死掉,这样会死掉啦。」

  「不会死掉,这样才会爽,知不知道。」

  「好,这样才会爽,好爽,但,啊,不行了,好舒服哦。」「舒服吧,要不要停?」

  「不要停,不可以停,让我死掉,啊,要死掉了,啊啊啊啊。」这个姿势约莫插了五分钟,我便感到舅妈要高潮了,她的阴道壁不断紧缩,几乎就要把我的肉棒榨扁,不敢多受这种刺激的我,只好撤退把肉棒拔出,这不拔还好,舅妈泛滥成灾的阴道,立刻汩出滚滚浪液,沿着大腿流下,湿遍了整张床单,正在一开一合的肉穴,好似在招呼我的肉棒,说她还未满足,还可以再来一次。

  我再度抱起舅妈,将她整个人翻转过来,不多说就把早就湿近透明的卫生衣脱掉,两颗饱满浑圆的巨乳,便在我眼前晃啊晃,胸口那一片潮红,配上舅妈迷茫的眼神,泛红的双颊,欲语还休的双唇,我丝毫忍不住,一嘴便咬住左乳乳头,疯狂吸吮咬弄,一手则奋力抓弄另一颗乳房。

  「用力,用力,用力的揉我的胸部,吸我的奶子。」听到这句话,我咬得更加起劲,也揉得更加卖力,舅妈的双乳真不是盖的,虽然已年届四十,仍然弹性无比,滑指弹手,E罩杯的豪迈程度,也绝对货真价值,烫手扎人,没等我好好享用完这对美乳,舅妈忽然挣扎了开来,本来我以为是否要发生什麽变化,结果却让我吃惊。

  爬起身来的舅妈,竟低头咬住我的肉棒,一边用她的小手套弄,一边含住龟头,嘴内的灵蛇用尽所能地舔舐着我,吸吐之间,口水窸窣的响声,舅妈淫荡的眼神,一阵阵难以言喻的快感刺激着我,让我再也忍不住,一口气射出一大炮精液,一滴不漏的爆在舅妈嘴中。

  这时,舅妈的动作稍稍停缓,但她没有让我拔出老二的意思,只见舅妈的喉咙咽了咽,竟将我的精液全数喝下,一喝完,马上又开始舔起我的肉茎,不得不说,舅妈的口技实在了得,舌头在龟头间不断摆弄,时而含进整根,时而旁吻吸吮,不一会儿又将我的老二吹硬。

  没等到我反应,这次反而是舅妈把我推倒在床,她背对着我,用观音座莲的体位,对准肉棒,一鼓作气插了下来。我再次来到这饥渴诱人的蜜穴,更加湿润滚烫的体感,烧着我的肉茎,我明显感受到,除了阴道本身的吸力外,舅妈也控制着阴道壁,一松一放的刺激着我的肉棒。刚插进去没几下,我只觉得肉棒在阴道里无限延伸,并找不到一个顶点,舅妈则不断摆弄腰枝,好似在调整什麽一般。

  直到我感觉到龟头顶到了什麽,舅妈同时发出一声淫叫,我才明白,是舅妈自己在找刺激点,方一找着,这壶久未满足的蜜穴,开始了连串我未曾想过的攻击,舅妈的腰左扭右摆,前摇後挺,我的老二就在她的阴道里,被不停折腾刺激,听舅妈不断浪叫道:

  「不可以出来哦,好爽,好粗好硬的肉棒,好久没这麽爽了。」「恩,舅妈,你晃轻一点,这样我会忍不住。」「我才不管你,恩,啊,舒服,不行,就是那里,要到了,要到了。」再度感到阴道壁紧致收缩的我,决定不再这麽被动下去,凭腰力奋力往上一顶,我几乎将舅妈整个人插飞了起来,一声前所未闻的尖锐淫声,让我肯定这样的插法,绝对可以把舅妈插到高潮不断,没等舅妈掉下来,我把腰沈下,让老二脱离阴道的束缚,拔扯之间,我感受到万般阻力,因为早已湿透收缩,将近高潮的蜜壶,是不会这麽轻易放过肉棒的,强大的吸力拉扯下,我几乎又要射精。

  脱离出舅妈的掌控,好不容易才忍住射精的念头,趁着她整个人正要掉落之际,我挺起腰,没等舅妈完全坐下来,又一棒子深深顶入舅妈的阴道,由於濒临高潮的蜜穴着实太紧,我清楚感觉到粗大的龟头,撞破一层一层的肉壁,才又挺进方才的深处,此时,舅妈分泌出来的淫液,把我的大腿也给沾湿了。舅妈保持M字腿的姿势,整个人躺在我身上,臀部随着我方才的节奏上下摆动,大约又抽插了十多分钟,舅妈凄惨道:

  「我真的不行了,要去了,我不行了!」

  「还不可以,现在去了就没得爽了哦。」

  「啊,啊,啊啊,还要,人家还要,还要更爽。」我放弃抓拧酥胸的右手,伸到前方去挑弄舅妈的阴蒂,果不其然,舅妈的阴户早已湿了一大片,抚一触碰,我的手就湿的一蹋糊涂,伸出手指,二话不说,我便开始积极挑弄这粒早已肿大的嫩蒂。

  「啊,那里,不要摸那里啊,这样会死掉的。」「死掉,为什麽会死掉?」

  「恩,好舒服,会死掉,要死掉了。」

  「死掉是什麽感觉?」

  「很爽,很爽,就是这种感觉,恩,啊,不可以再摸了,再摸就要喷出来了。」「什麽会喷出来。」

  「淫水,我的淫水,不要,求求你不要,恩,好爽,啊啊啊啊!」「那到底要还不要?」

  「要,要,我还要更多,搓用力点,插更深一点!啊!要喷了,要喷了!」一面深入激荡的抽插,一面用手疯狂拨弄着阴蒂,别说是舅妈,我也到达了临界点,只是一直在忍住不射而已,终於,我忍不住了,一股强大的包覆力,铺天盖地般紧缚住我的老二,舅妈彻底高潮了,湿润的蜜壶,此时紧缩到前所未有的境地,足将任何侵犯进来的肉茎,彻彻底底的搾乾,再也忍不住的我,奋力一顶,将比第一发更充沛的精液,毫不保留地灌进舅妈的子宫里,也就是这最後一顶,舅妈也潮吹了,整个阴户朝外喷发出大量淫液,一边喷射,一边,她的细腰不断颤抖着,接着一震一震的余波,就躺在我身上发泄。

  过了好久,我才慢慢把软下的阴茎拔出,灌满的精液,这时也才找到发泄口,混杂着已经不知道是谁的淫液,尽情地往外宣泄,舅妈就这样瘫软在床上,痴痴的看着我。我将还带有一点精液的老二,放到舅妈嘴边,让她品尝这最後的精华,舅妈也懂我得意思,迅速伸出了舌头,熟练地帮我把老二舔的乾乾净净。

  那回之後,我和舅妈私下又做了好多次,甚至还在外头的旅馆偷情过,做的是一次比一次激烈,而且通通都内射,完全没有防护措施。现在我快退伍了,听说舅妈新生了一个小表弟,只希望到时候看到婴儿的模样,不要长的很像我才好。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从偷窥变成狠操舅妈

3.0分

3.0分 从偷窥变成狠操舅妈

3.0分

3.0分 从偷窥变成狠操舅妈

3.0分

3.0分 从偷窥变成狠操舅妈

3.0分

3.0分 从偷窥变成狠操舅妈

3.0分

3.0分 【从偷窥变成狠操舅妈】【作者:不详】【完】

3.0分

3.0分 【从偷窥变成狠操舅妈】【作者:不详】【完】

3.0分

3.0分 偷窥变成强姦少妇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chaojiying.fun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网站地图